暮春山俩事

暮春山俩事

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 。

惆怅东栏一株雪,人生看得几清明!

春日易有春想,赏花、采茶、吃艾糍。

清明的艾糍。

清明是中华民族崇本尊亲,慎终追远之孝道,相沿悠久的习俗。清明前一周,提早回乡下扫墓。心闲气静的在细雨丝丝的小村转了一圈,远山如黛,空气清新,老树冒出嫩黄新芽,夹着细碎的白花,小拇指大的蜗牛背着透明的软壳在篱笆上缓缓爬行,田垅边长出一丛丛野生艾草,野香弥漫,色泽喜人。竹林、老树、青苔、仙人掌、老井……一切都普通寻常,却让人有“耕种清明雨,乡野人间仙”的清劲飘逸。

村妇手跨竹篮,到田野采青艾嫩苗,新鲜的艾叶摘回来用水泡软,下锅里煮、搓、揉,再和糯米一起舂成米浆,后下锅慢火煮,水分蒸发,越煮越稠,颜色越来越碧绿得好看。一个个青绿飘香的小糍粑馅料很丰富,多是芝麻花生碎加白糖粉,也有咸味的,里面有春笋、猪肉、雪菜等,等糍粑放在锅里蒸熟后,这就成了有名的客家美食——“艾糍”。艾糍软糯清香,有暖胃功效,每回清明节,我总要从粤北乡下婶婶家捎一大篮子艾糍回到广州,在钢筋水泥高楼林立的城市里,咀嚼起这属于山间田野的味道。

植物疗愈系。

最近花了不少精力打理家中的小小花园。请农民在山里挖来紫竹、方竹、罗汉竹、金镶玉竹、兰花草种下,再从杭州买来几棵日本红枫、挪威黄金枫、台湾金钻罗汉松,除此之外,腾出了一块空地做菜地,播下各种蔬菜种子,满足我在城市间做“农妇”的心愿。

一颗小小的种子遇见泥土与水、适合的温度,便会发芽,新的生命在泥土中悄悄迸发。

每天下班回到家,便拾起壶,给植物们喷水、除草、施肥,查看秧苗和新芽生长的情况……然后蹲在地上与一盆盆南瓜苗、荠菜苗、嫩枫叶对视“交流”半小时,就像民谣《兰花草》里唱的那般满心期盼:“朝朝频顾惜,夜夜不能忘。但愿花开早,能将宿愿偿。满庭花簇簇,开得许多香……”周末更不消说,整日坐在植物包围中的茶席边饮茶,看着满园晓春色,越看越欢喜。

对于这些幼小生命的好奇,最初是为古人笔下的乡景、乡事、乡情诗句里的草木春秋所吸引,现在,它们却带给我意料之外的惊喜。记得有次采访一位芳疗师,她说:“源自自然的植物们本身带有疗愈力,植物是新的生命和活力的象征,会在你的精心呵护下,内化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,帮助自己更好的前进,发现更广阔的自我。”这些源自大自然纯净天然的小生命,仿若深植内心最初的种子,与我有着天然的频率与默契,看着它们慢慢萌芽吐春,总感觉某些力量像流水一样充盈滋润在心中,心灵也日渐安静、强壮起来。

天生万物,总跟四季配合默契,提醒人们什么时候应该播种,什么时候该浇水、施肥,什么时候该收获……就像经营一本杂志,一间企业般,需要细心呵护,用心灌溉,十二分的热忱与信念,方能映照初心,绽放芳华。

“微雨众卉新,一雷惊蛰始。田家几日闲,耕种从此起。”一起把握这一年之计的春,努力耕耘吧!

0B1E58DF-8759-4386-9405-EF993C70A20E